<kbd id='r865tg'></kbd><address id='r865tg'><style id='r865tg'></style></address><button id='r865tg'></button>

              <kbd id='r865tg'></kbd><address id='r865tg'><style id='r865tg'></style></address><button id='r865tg'></button>

                  媒體關注-河鋼集團-致力于建設最具競爭力鋼鐵企業-166彩票-首页

                      <kbd id='r865tg'></kbd><address id='r865tg'><style id='r865tg'></style></address><button id='r865tg'></button>

                              <kbd id='r865tg'></kbd><address id='r865tg'><style id='r865tg'></style></address><button id='r865tg'></button>

                                  中文 English 繁體 集團郵箱

                                  對話于勇——探尋“時代楷模”背後的價值觀和方法論

                                  2019.05.31來源:中國冶金報頭版頭條

                                  對話于勇——

                                  探寻“時代楷模”背后的价值观和方法论

                                  (中國冶金報 20190530日 头版头条)

                                  本报記者 何惠平 陈琢

                                  425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時代楷模发布厅》向全社会发布河钢集团塞尔维亚公司(下称河钢塞钢)管理团队的先进事迹,授予他们時代楷模稱號。

                                  這是河鋼,也是中國鋼鐵行業國際化發展所達到的一個新高度。河鋼塞鋼管理團隊成功的背後,有著怎樣的戰略謀劃?未來的發展之路將怎樣走?這是日前《中國冶金報》記者專訪河鋼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于勇所要探尋的問題。

                                  隨著話題的展開,支撐河鋼國際化行穩致遠的價值觀和方法論,徐徐浮出水面……

                                  記者:首先祝贺河钢塞钢管理团队荣获“時代楷模”稱號。这是河钢乃至中国钢铁行业的骄傲和自豪。

                                  于勇:這段時間,包括我在內的河鋼人都沈浸在幸福和喜悅之中。河鋼沒有辜負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利用不到3年時間,挽救了一個國家的支柱型企業,對塞爾維亞的經濟做出了突出貢獻,河鋼人爲之自豪。

                                  河鋼塞鋼的巨大成功,是“一帶一路”倡議在歐洲大陸的一次成功實踐。面對中塞兩國元首的關注,面對總書記的囑托,面對這個項目所承載的中塞兩國傳統友誼,河鋼“言必信、行必果”,配置全球最優質資源,保證項目達到了預期。

                                  走過改革開放波瀾壯闊的40年,鋼鐵産業已經成爲我國最成熟的基礎産業,也是在全球最具競爭力的基礎産業之一,特別是我們對環境、成本、能源效率的理解,比一些起點較高的西方企業更加深入,更懂得怎樣去經營一個企業。我相信,如果兄弟企業能夠承擔這個任務,也會堅定不移地踐行一帶一路倡議,也會和他們一起分享中國改革開放的成果。與其說這是一種自信,不如說是中國鋼鐵企業具備了在全球任何一個區域與任何一家企業競爭的實力。追本溯源,這是我們綜合國力的象征,彰顯著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鋼鐵工業的巨大進步,是值得我們這一代鋼鐵人爲之自豪的。

                                  記者:河钢塞钢的成功,证明全面推进“一帶一路”建设恰逢其时。但是,目前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成功案例还比较少,在布局和运营等各方面,都面临重重考验。就拿2016年河鋼收購塞爾維亞斯梅代雷沃鋼廠成立河鋼塞鋼來說,對于它的前景、它能給河鋼帶來的價值,當時也頗有爭議吧?

                                  于勇:當時確實有人質疑,河鋼在國內市場業績不錯,爲什麽一定要跑出去收購一家已虧損7年的企業?其實這與我們的海外發展戰略密切相關,沒有國際化布局這步棋,河鋼也不會貿然在境外開始這一輪並購。可以說,河鋼塞鋼的成功,是河鋼集團自身發展定位和全球戰略布局上一步重要的落子。

                                  河鋼組建于2008年,是當時國內最大的鋼鐵企業集團。運營達到一定高度後,我們一直在思考,作爲世界最大鋼鐵制造國的最大鋼鐵企業之一,應該有怎樣的定位?扮演怎樣的角色?擔當怎樣的責任?河鋼的發展讓我們越來越清晰地認識到,企業需要理性的思考和缜密的判斷,也需要有與時代高度契合、同頻共振的理想和追求,從振興民族制造業的角度考量,就是代表民族工業、擔當國家角色

                                  尋求國際化發展路徑,與河鋼的重新定位密不可分。在與西門子、浦項等國際一流企業的交流合作中,我們深刻體會到,要真正成爲一家能夠高效配置資源的跨國企業,必須走出去經曆全球化的洗禮。國際上有較高競爭力的一流企業,都經曆了從産量到規模、從産品到客戶的認知深化過程,經曆了從單個企業競爭到深度融入産業鏈的協同發展。從全球競爭的角度看,一個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不單純是一個技術和管理問題,而是從供應鏈資源配置到客戶端、再到産業鏈融合的系統工程。基于此,河鋼走出去的時候,明確提出,要在全球擁有資源、擁有客戶、擁有市場,樹立起“走出去同時要更好地帶回來”的理念,力求從資源配置、客戶管理、人才、技術等方面得到全方位提升。

                                  黨的十八大以來,河鋼加快國際化布局,形成了“四鋼兩礦一平台”(河鋼塞爾維亞公司、馬其頓公司、南非開普頓公司、美國克拉赫公司,南非礦業、澳大利亞威拉拉鐵礦,德高公司)的全産業鏈海外發展格局,截至目前,已完成境外投資11億美元,控制運營海外資産超百億美元,擁有海外員工13000人,海外業務年營業收入超過1000億元。這些境外的投資項目,回報率並不都是線性的,但我們的收獲,恰恰是是廣義的、多方位的。

                                  像斯梅代雷沃鋼廠,開始就有人質疑,一家美鋼聯不要的企業河鋼要它幹嘛?但是,我們換個角度想,美鋼聯要的企業我們有機會要嗎?別人的放棄不是恰恰給了我們選擇的機會嗎?做企業也是辯證法,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是一面的,斯梅代雷沃鋼廠設備老化、生産水平不高是不爭的事實,但它的另一面是地處歐洲大陸中心的區位優勢,它在我們配置整個歐洲大陸客戶端和踐行最先進管理理念、市場理念時擁有前沿陣地的作用。

                                  現在,河鋼塞鋼80%的産品銷往歐盟。實事求是地說,這幾年我們在對客戶端的理解上是越來越深刻了,真正感受到一個産業、一家企業應該如何對待客戶,如何從客戶端尋求企業發展的動力和方向。

                                  再如瑞士德高。2014年,我們在海外發展起步初期做出判斷,河鋼走出去最大的問題,不是如何管理一個廠,而是商業模式、客戶端、供應鏈等如何融入當地市場的問題。德高不僅僅是一個年銷售鋼材及原材料2200萬噸,在120多個國家有著貿易活動的鋼材貿易商,更是擁有國際一流金融、商業、法律人才資源,爲全球4.4萬多家客戶提供服務的優質輕資産平台。現在回頭看當時的判斷非常正確,收購德高不僅使我們能夠分享這個企業的利潤回報,更重要的是它構築起了河鋼從供應鏈到客戶端的全球平台。

                                  另一個收獲是國際化人才的培養。河鋼的理念就是與強者爲伍。走出去,給河鋼帶來更寬的視野、更高的站位,能夠讓我們更加理性地判斷發展過程中的得與失、未來的取與舍,從而讓戰略路徑更加明晰。同時,河鋼的海外平台,爲企業培養了一大批懂國際規則、熟悉國外商業環境和法律的高素質團隊,反哺河鋼國際化發展戰略的快速推進。

                                  創造環境提供平台,比單純的說教更有效。我一直崇尚一句話:用合法合規的方式行事。河鋼的海外團隊真正做到了。特別是河鋼塞鋼團隊,遠在異國他鄉,用鋼鐵般的意志和強大的適應能力,克服了重重困難,合法合規行事,贏得了當地社會的尊重。這種素養,是在企業創造的平台上打磨出來的。

                                  改革開放40年,中國鋼鐵工業實現了快速趕超,擁有了世界上最好的裝備、工藝和技術,我們這一代鋼鐵人最大的感受是海闊憑魚躍的波瀾壯闊。進入新時代,中國經濟進入了一個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曆史性窗口期。未來,我們會有更年輕的團隊,用更開放的思維,在高質量發展道路上精雕細琢,引領河鋼釋放無限潛能。

                                  記者河鋼國際化戰略,可以說是爲中國鋼鐵行業國際化發展,提供了一套價值觀和方法論。那麽,在具體方法上,河鋼塞鋼團隊采取了哪些措施,使這個企業僅用半年就扭虧爲盈了呢?

                                  于勇:河鋼走出去一直都是比較慎重的。我們有一個做法,叫“問題大起底,措施總覆蓋”。對斯梅代雷沃鋼廠也是這樣。

                                  收購前,河鋼派出的前期調研團隊發現,這個企業在工藝裝備、能源效率等方面,存在一些結構性的缺陷,采購半徑和銷售半徑集中在巴爾幹半島,局限性比較大。但同時,它的産品結構和員工素質是不錯的,塞爾維亞員工用30年前的裝備,生産出和我們質量差距不大的産品,給團隊留下很深的印象。這也促使我們反思,軟實力可以彌補裝備的不足。

                                  “問題大起底”後,我們通過分析研究,認爲挽救這樣一家企業,恰恰是河鋼、是中國企業的強項。我們充分利用中國鋼鐵企業在由弱到強發展中積累的經驗,發揮河鋼全球配置資源的優勢,讓這家企業短期內“止血”恢複活力,並且通過有計劃的投入,讓它在可以預期的時間內,成爲歐洲比較有競爭力的企業。

                                  河鋼塞鋼的巨變,河鋼德高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們把它的供應鏈嫁接到河鋼的全球采購網絡上,讓它的客戶端搭建到河鋼的全球客戶端,最大限度地把一個極具區域性特點的企業,變成了全球性的企業。這樣,它的采購成本大幅降低,議價能力大幅提升。

                                  從長遠發展來看,“戰略管控+本土化管理,是河鋼在國際化發展中創新運用的一種經營管理模式。用人本地化、利益本地化、文化本地化三個本地化原則讓河鋼實現與相關方的和諧共贏,受到當地社會的歡迎,也爲河鋼參與全球産業價值鏈分工與協同創造了廣闊平台。

                                  記者今天的河鋼,又站上一個新的高度。那麽未來,河鋼有哪些新的謀劃?

                                  于勇:我们河钢要做中国钢铁行业国际化发展的领军企业。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国有企业要成为实施走出去战略、“一帶一路”建设等重大战略的重要力量。河钢集团作为中国最大的鋼鐵材料制造和综合服务商之一,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决策部署,坚定践行“一帶一路”倡议,在打造开放型经济中展现了使命和担当。未来,河钢将抓住国际钢铁及相关产业重组的“窗口期”,主动参与全球资源配置,与钢铁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开展多层次的资本合作,进一步加快全球化布局,构建基于“全球营销服务平台”“全球钢铁制造平台”“全球技术研发平台”的竞争优势,海外营业收入占集团总营业收入的比例突破30%

                                  我們要實現從傳統領域“跟跑”向新興領域“領跑”的跨越。今天的鋼鐵産業相比昨天,理念、思路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未來,河鋼將以鋼鐵爲基,彙聚起現代社會最活躍的元素,深度嵌入下遊及新興産業,對全要素進行“總動員”和“總釋放”,適應新商業模式、“互聯網+”、人工智能等創新元素的要求,提升個性化、定制化服務水平,跳出低端競爭,邁向高端循環。

                                  “時代楷模”的荣誉,带给河钢的不仅是自豪,更是鞭策。站在新的起点,河钢人将不辜负总书记的期望,珍惜荣誉再出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忠诚信仰者和坚定实践者,以优异成绩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獻禮!

                                  热门关键词: 166彩票注册登录 166彩票官方下载 166彩票平台 166彩票登录 166彩票网 166彩票手机版 166彩票网站 166彩票官网 166彩票主页 166彩票注册 166彩票app 166彩票开户 166彩票网址 166彩票登入